【聯合報╱本報記者賴素鈴】 2008.03.25 03:17 am



在羅斌看來,台灣是個「很急,又很友善」的地方。這個很懂布袋戲的漢學博士,因研究布袋戲曾在廈門住過幾年,羅斌說,比起大陸,台灣實在太自由了,而且東西又好吃。

我愛紀露霞 也愛嚼檳榔

一九九四年在台灣定居下來,羅斌愛嚼檳榔,還愛聽文夏、紀露霞的台語老歌。

問:你認為台灣人的性格有何特色?

答:台灣人很急,又很友善。要了解一個國家,就看他們的交通,台灣人喜歡闖紅燈,騎摩托車的人多,騎腳踏車的人少,都很急很急;什麼可以賺錢就一窩蜂,蛋塔熱門就開一堆,一下子又全不見了。

台灣人很急 可是很友善

紐約人也很急,但很不友善,台灣卻很有人情味。我有時買東西忘了帶錢,對方都會說:「下次再給好了。」很信任別人。

問:你住在大稻埕快十年了,覺得這個地方有何特別?

答:大稻埕是台北的發源地,不像台北東區和新加坡、香港都差不多。大稻埕像鄉村一樣有人情味,又有台北味。

大稻埕社區 像東京淺草

這幾年來,大稻埕的變化很大。容積移轉的政策帶來非常正面的影響,很多有良心的建築師用傳統的方法、材料修復,甚至把新房子拆掉用傳統的方式重蓋。不像淡水,淡水以前很可愛,現在就是個噩夢;或是在鶯歌老街,老街沒有老房子,很可怕。

現在霞海城隍廟因為月下老人變得很紅,很多年輕人會進來社區裡,這樣很好。我覺得這個社區會慢慢變得像東京的淺草,變成老街觀光區,但更有意思,因為大稻埕更完整。

最無聊的是年貨大街,一年比一年糟糕。應該要好好規畫、包裝,要不然變得像夜市一樣,就沒意思了。

人道看歷史 別在乎族群

問:你曾經策畫幾次十七世紀荷蘭與台灣的展覽,有什麼感想?

答:以前的歷史觀點都是我們最好,別人不好;以前荷蘭人說荷蘭很厲害,征服全世界,現在也說那是不好的行為。這種歷史的概念一直在變。我希望大家能用更人道的概念來看歷史,而不是從族群本位出發而已。

台灣的歷史在這五十年一直在重寫,我覺得這是很健康的一件事,是成長的;這裡面有很多錯誤、溝通,卻是民主化必然的過程,從一個極端到另一個極端。

想去中國化 讓他們玩嘛

即使去中國化的討論也都很健康,因為大家可以罵,而不是什麼都不能講;只要是討論,表示公民夠聰明,夠成熟。

很多人擔心去中國化的影響,我覺得「讓他們玩一下嘛」,沒關係。反正台灣社會不是由政治家決定的,而是由台灣民眾跟股市決定。

不是台灣亂 而是媒體亂

問:你住在台灣,最不喜歡台灣的哪一點?

答:媒體。台灣有個很奇怪的現象,就是媒體創造不存在的現實,只為了不斷刺激感官,不是性就是暴力或明星。我在國外的朋友都問我:「台灣是不是很亂?你住在台灣不是很危險?」

很多媒體呈現出來的,跟台灣都沒什麼關係。媒體如果只關心自己島內的事情,或是誇張灑狗血,對台灣真的很不好。

問:如果要介紹台灣,你會如何說?

答:在台灣,生活可以過得方便又輕鬆,經濟水準也不輸歐美。可是誰會相信你呀?西方人把上海當成亞洲的夢想,連台灣人都要跑到大陸去。我說台灣好,沒什麼人聽得進去;如果每個人聽聽別人的話,就世界和平了。

【2008/03/25 聯合報】


創作者介紹

WANGderful Andy

yukikazean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